章节目录

    金光闪闪,夺人心魄,一切都发生得太突然了,风,雷,云三人,完全被金丹晃瞎了眼睛,哪里来得及多想。

    风家家主更是乐疯了,万没想到姓薛的是如此识相,转念一想,便也回过味儿来,暗忖,姓薛的定是知晓没了风家庇护,即便是盗了金丹,也决计没好下场,不如识时务。

    思绪电闪,手上丝毫不慢,许易方将赤色小盒扔来,风家家主猛地挥动掌中银枪,两大丰沛名气,直扫云家老祖,雷家家主激发的真气,隔断二人的阻挠,顺手一抄,将那赤色小盒揣进掌中,正待打开欣赏,一道两尺宽,丈余长的赤色气刀,凌空砍来。

    原来,眼见金丹落入风家家主手中,云家老祖气得发了狂,下了死手。

    恐怖的刀气,荡出阵阵音波,凌空砍来,转瞬即到。

    这时,境界的差异,完全显现出来,纵使风家家主是气海巅峰强者,如此恐怖的一击,也超出了他的承接能力。

    他更没想到风家家主竟真敢下死手,惊得弃了飞凰鸟,从半空中坠了下去,眼见坠下十余丈,灵禽袋开张,又一只飞凰腾空而出,将之接住。

    他方跳开,原来的跨坐的飞凰,竟被那丰沛气刀,轰碎成渣。

    “云中子,你敢杀我!”

    风家家主气急败坏,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“非是老夫要杀你,是你不知进退,交出金丹,老夫饶你一死!”

    金丹已上升到关系家族气运的高度了,什么家族交情,此刻通通都得让路。

    “老贼,焉敢猖狂,有种冲老子来!”

    许易怒喝一声,驾起机关鸟,掉头朝下飞去。

    风家家主简直要气疯了。他还指望许易这位强者和自己并肩作战,哪知道此贼,见势不妙,调头就奔。

    忽的。念头一闪,隐隐觉得不妙,正想从须弥环中,招出那赤色小盒,云中子的凌厉气刀再度袭来。

    “雷兄。万务让此獠走脱,焉知此人是否弄鬼!”

    云中子直取风家家主,却不忘吩咐雷家家主道。

    原来,云,雷两家素来亲近,几乎世代互为姻亲。

    雷家家主又是个有自知之明的,知晓有风家老祖和云中子在,这金丹怎么也落不进自己手中,干脆将帮忙夺取金丹,作了人情。赠与了云中子。

    云中子更是知晓水家老祖的厉害,若无雷家相助,他恐怕万难敌过水家,自然对雷家家主的表态万分欢迎,直言事成之后,决不让雷家空手而回。

    两人计较得清楚,唯有风家家主还蒙在鼓里,又为风家最先夺得金丹这一利好消息,激动得有些发晕。

    原本云中子和雷家家主,并不知晓风家家主和许易的关系。

    偏偏风家家主气急。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句,许易趁势而上,亮出金丹,塞进赤色小盒。直直朝风家家主抛来。

    当此之时,金丹一现世,三人俱热血沸腾,风家家主几乎忘了查验,慌不择路地便将赤色小黑收进了须弥环中。

    云中子更是祭起气刀,便猛杀猛砍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。许易借机要溜,云中子也觉有些不对,便着雷家家主追击。

    当然,云中子的主要目标,还在风家家主身上。

    一者,他亲见丹盒进了风家家主的须弥环,二者,夺丹一战,势必风起云涌,与其待水,风两家回过神来,作了联合,不如趁此时机,彻底将风家家主剿灭。

    却说,许易驾着机关鸟,直向林中钻去,机关鸟极小,托着两人,在许易的操控下,伏低蹿高,依旧迅捷。

    倒是雷家家主胯下的金雕,体型庞大,才入林中,巨大的翅膀,便成了累赘,不多时,竟跟丢了。

    雷家家主大怒,跳下雕背,打个鸣哨,金雕腾空而起,他自展开身法,急飚直进,速度较之机关鸟,犹快几分。

    却说,许易方拜托雷家家主,栽了齐名飞到最高的一颗槐木之巅,放下齐名道,“老哥,眼下局势不妙,几家的小崽子还好说,这几个老怪物,却是异常难缠。眼下姓雷追击甚急,若不趁他落单,顺手解决了,后患无穷。老哥且在此处稍待,兄弟去去就回,提了姓雷的头颅,也算为老哥暂报大仇一二。”

章节目录